欢迎访问美雅文章网
你的位置:首页 >  > 故事 > 文章正文

“67000元,城里人 赔了我儿子的命”

时间: 2020-01-31 21:27:57 | 作者:小左 | 来源: 美雅文章网 | 编辑: admin | 阅读:

“67000元,城里人
赔了我儿子的命”

  作者 | 小左

  寒冬中 一群穿着破旧棉袄的中年人,

  挤在某办公楼的门口,

  他们已 经在这站了很久,

  但丝毫 没有离开的意思。

  小郭是 一群人中年纪小的,

  也已经 满脸岁月的风霜。

  他身后 更是有头发已经花白,

  早就该 在家颐养天年的老人。

  他们和 这个城市格格不入,

  但是城 市的各个角落却都是他们的痕迹。

  他们是 城市里的农民工,

  也是一群辛苦了一年,

  渴望能 有钱回家过年的讨薪者。

  “9月份就来打工了,

  53000元的工 资还没付给我们,

  老板说 剩下的工程也不干了。”

  人人期 待着假期回家过年的日子里,

  他们却 不知道这个年该怎么过,

  讨不回这笔钱,

  他们甚 至没钱买一张火车票。

  记者赶来采访,

  面对镜头,农民工 攥了攥手里没吃几口的馒头,

  记者问:“你一顿 饭就只吃几个馒头?”

  农民工说:“这是我一天的饭,一天三个馒头。”

  生活在城市的很多人,

  早就忘了,生活原 来还可以这么苦。

  “我们10个人睡一个房间,

  没有暖气,当然没有。”

  “我现在兜里就剩30块钱了。”

  说着颤 颤巍巍地从缝在最里面的口袋里,

  掏出一张张工资条,

  “我真的走投无路了……”

  走投无路,是多少 被欠薪农民工的写照。

  一年又一年,

  几乎每 一个除夕夜之前都在重复上演着。

  这样一群人:做着最苦最累的活,

  挣着城市底层的工资,

  却面对 着最无良的老板们。

  太难了,这样的 生活真的太难了。

  每次看 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都想说一句:

  「别欺负老实人。」

  01

  2013年,媒体发布了一组数据:

  我国拥 有近两亿农民工,

  他们分 布在北上广深等各大城市。

  大量的 农民工成为劳动力,

  为城市付出了劳动力,创造了财富,

  但他们 却生存在城市最边缘的地带。

  他们干的是最脏、最累、最险的活,

  但与此同时,

  他们拿着最低,最没有保障的报酬。

  2018年全国农民工比2013年增加1942万人,

  农民工 的月平均工资仅为3721元。

  这些数 字对老板们可能不算什么,

  但却是他们的生计,

  是他们用命换的钱。

  你可能很难想象,

  一条人命,只值67000元。

  这是张 立新在痛失爱子后,

  讨回的仅有的赔偿款。

  张立新 的儿子张文超刚满16岁就外出打工,

  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

  也为了干出一番事业。

  经人介绍,张文超去到一家4S店做汽修。

  干了两年,苦点累点,

  但张文 超很少跟家里说。

  张立新做梦也没想到,

  两年后的一天,他会接 到儿子病危的消息。

  那天,张文超冒着高温

  躺在汽 车底盘下修车时晕倒,

  被发现 时已经没了知觉,

  送到医院抢救。

  但人没救过来,

  一个年 轻的生命就这样去世了。

  张立新见到的,只是儿子冰冷的尸体。

  中年丧子,已是最大的悲苦,

  但这还没有结束。

  “抢救总共花了9.5万元,

  4S店只垫付了4.5万元。”

  还欠了5万,

  为了能还上这笔钱,

  张立新 签下了儿子的器官捐赠协议。

  他们来自农村,不懂什么伟大与否,

  在张立 新看来自己这是

  “卖了儿子的器官还债。”

  张立新去4S店要赔偿,

  “我们提出赔偿69万,

  但4S店只出35万,

  后来又压到20万。

  可当我们打算同意时,

  谈判的 范经理又称做不了主,

  由律师负责谈判,

  再次将赔偿数额压到6.7万元。”

  6.7万,是张文超的赔偿款。

  我们在 计算用命换钱是否值得时,

  还有这样一群人,

  没有权利去算这笔账,

  他们只是活着,努力活 下去已经花光了所有力气。

  02

  农民工 大多做着什么样的工作呢?

  他们是 只身扛起体重几倍重物的搬运工。

  为了多赚些钱,

  他们常 常一天要几十次,

  几百次 背起这样的重物,

  常常一天下来,

  腰都直不起来。

  他们是 写字楼外的蜘蛛人。

  身体由 一个绳索悬挂在高空,

  无论寒冬还是酷暑,

  他们就 将生命悬在高楼之外。

  这份工作的危险性,

  一旦有万一,就要搭上生命。

  2016年11月份,临沂农民工翟乃军,

  在清洗 高楼外墙时不慎摔落,

  仅剩半 个脑壳的他陷入重度昏迷。

  而他的妻子,还怀着孩子。

  他们是建筑工人。

  吃得差,住得差,工作苦,

  遇到那 些缺德的包工头,

  有时连工钱都要不到。

  他们是 奔波在写字楼的外卖人员,

  是餐厅 里和你擦肩而过的服务人员,

  是清晨 街头的环卫工人,

  是路边小摊的老板,

  他们在 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努力寻 找着属于自己的位置。

  03

  但如此努力的人,

  又过着 什么样的生活呢?

  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人,

  被迫与亲人分离,

  与年幼 的孩子一年才能见一次面。

  那天跟朋友聊起,

  朋友说:家里一 直来做保洁的女孩突然请了长假,

  女孩跟她差不多大,26、7岁的样子,

  家在另一个省的农村,

  孩子刚刚3岁。

  这次急着回家,

  是家里 一直帮忙照看孩子的奶奶病倒了,

  自己和 丈夫都在外面打工。

  权衡之下,丈夫留下来继续打工,

  她回家 照顾老人和孩子。

  女孩还 有些稚气的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

  “我这都 一年没见着孩子了,

  平时舍 不得一张车票钱,

  这现在不得不回去了,也好也好,

  今年过个团圆年。”

  很多人常常说,

  现在交通那么发达,

  怎么就 不能常回家看看。

  就是因为“舍不得”啊,

  来城市 务工的农民工们,

  何止舍不得一张车票,

  他们舍 不得的可能是一口饭,

  一件御寒的衣服,

  几块钱的话费。

  04

  老葛外 出务工已经多年,

  这次他 跟着队伍来到了上海。

  他和家人的联系,

  全都靠 一只老旧的手机。

  用着最低话费的卡,

  舍不得办流量,

  工地住 的地方自然也没有网络,

  为了能看看家人,

  他只能 来到地铁站蹭网。

  他舍不得那一点网费,

  那些都是他的辛苦钱,

  他想着 那些钱是女儿的学费,

  是一家 人一年的好生活,

  他不愿 意多花一点给自己。

  曾经在一则短片中

  看到过一个年过60的农民工,

  他过冬 时只有一件棉袄,

  鞋子也穿得破破旧旧。

  但是过年了,

  即使一年辛苦,

  也要衣锦还乡。

  买新衣服舍不得,

  他就想了个办法,

  给雇主工作时,留意着 人家的废旧物品,

  不要的 皮鞋捡回来收着

  工作的 时候绝对不穿这件棉服。

  一直到回家那天,他下了火车,

  才将棉服整理好,

  或许还觉得不够新,

  他又将 棉服换了一面套在身上,

  拿出藏 了许久的捡来的皮鞋。

  脸上带着笑,回去跟 等了一年的家人团聚。

  56岁的鲁师傅,

  从山东 去往杭州打工时,

  带了60斤煎饼,够吃4个月。

  煎饼配上一杯水,

  就是鲁师傅的午餐。

  他说这样吃饭便宜,

  一餐只要1元钱。

  出门是赚钱的,自己省一点,

  就能给 家里人留多一点。

  哪一个 外出务工的农民工,

  不是一 个家里的支柱呢,

  他们是丈夫、儿子、父亲,

  她们是妻子、女儿、母亲。

  如果不是为了生活,

  谁又愿意背井离乡?

  一年之 中最高兴的日子,

  就是返乡那天。

  抢车票挺难的,

  为了回家,我见过 在火车站下跪的男人。

  节俭了一辈子的人,

  总是在年前奢侈一次,

  他们会 从城市里给孩子、家人买些“好东西”。

  正在赶春运的邢师傅,

  背了一个麻袋,

  里面最多的是,

  是给孩子带的糖。

  因为只买到站票,

  他已经 两天两夜没合眼了,

  也已经 很久没有吃过一餐饭了。

  但他很开心,

  “不怕你笑话,不干活的时候,

  不吃饭也可以的。”

  少吃一顿饭,

  省出来 的是孩子的一袋糖,

  一件新衣服,一些学费。

  邢师傅说,孩子总见不到自己,

  都跟自己不亲了。

  他有些失落,但并不特别在意,

  因为这 是这个男人唯一能做的:

  离开孩子赚钱,去给他更好的生活。

  05

  这只是 千千万万农民工的缩影,

  每一个 艰辛的背影都像是一个艰辛生活的合集。

  他们无 法做完美的父亲/母亲,儿子/女儿,

  他们只 是求生的普通人。

  而包工头、老板手 里的那几万块钱,

  就是他 们一家一年的希望。

  曾经在 一则采访中看到,

  一个农 民工说自己自己很困惑:

  “我拼了命,为什么 还是不能活得好一点?”

  “我不生气人家钱多,

  我就是不懂老板开100多万的好车,

  为啥给 工人发工资却发不出来?”

  相信这 也是很多人的困惑。

  看过他们,

  相信没有人能说出,

  “不过是几万块钱。”

  现实给 我们上了残酷的一课——

  有些人已经身处云端,

  但有些 人依旧在尘埃中挣扎。

  他们拼尽一切,甚至拼掉性命,

  要的也不过是,

  一家人吃饱穿暖,平安喜乐。

  拼尽全力生活的人,

  不应该 因为无良的老板,

  而被无止境苛待。

  去年最 高人民法院表示,

  拖欠农 民工工资最高可获刑7年。

  农民工兜里的救命钱,

  你别拿。

  参考文献:

  瞭望新闻周刊《农民工生存现状:约2亿人没 能真正融入城镇》

  陕西都市快报《讨薪农 民工三个馒头吃一天,十人挤一屋兜里仅30元…》

  《2017城市中 农民工生存现状调研报告》

  看更多走心文章

  请长按 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视 觉 志

  农民工的兜里

  都是攒 了一年的救命钱

  你别拿

文章标题: “67000元,城里人 赔了我儿子的命”
文章地址: http://www./gushi/110351.html
文章标签:城里人  赔了  我儿子

[“67000元,城里人 赔了我儿子的命”] 相关文章推荐:

Top
友情链接:    七品棋牌 - 最好玩的棋牌游戏   小吆棋牌主页   手机棋牌-指定下载   汇友棋牌_安全棋牌   众博棋牌_官网_Welcome